无雪国家尼日利亚的唯一冬奥选手:自己存钱参加希望下届有队友

通过admin

无雪国家尼日利亚的唯一冬奥选手:自己存钱参加希望下届有队友

没有雪的地方,没有缺席冬季奥运。非洲国家尼日利亚上届首次参战,今届派出1名归化运动员。

归化运动员有很多,不一定风光。争取成绩的运动员忙训练,这名来自法国的尼日利亚代表,忙于为参赛张罗。经费不足,他要为参赛不断奔波,甚至今届未开始,已为下届打算,希望为非洲人带来希望.

尼日利亚代表伊佩凡(Samuel Uduigowme IKPEFAN)参加男子15公里越野滑雪,未能完成。他生于法国,6岁开始滑雪,希望代表法国出赛,未能成功。

目标落空,热情未却。伊佩凡放弃比赛不久,又重投滑雪。2019年,拥有尼日利亚血统的他,正式更改国籍,代表尼日利亚,并得到今届参赛资格。

「正如母亲来自法国,我对父亲的祖国尼日利亚,有着同样感情,想为国家的未来尽一分力」,伊佩凡有理想,就要面对现实。参加北京冬奥,如同参加国际赛事累积分数,都要资金。

伊佩凡过去6年在法国当滑雪教练,夏天时则从事其他工作,埋头苦干存钱。有时为了参赛,更尝试众筹,希望够钱支付报名费、交通费、器材费等。今个冬天为了准备奥运,放下所有工作。

严格而言,伊佩凡此刻是失业,而且积蓄快花光。可幸是凑钱多番碰壁,总算遇到有心人,愿意私人支持。伊佩凡为了自己,还为了尼日利亚。北京冬奥未开始,他已开始为2026年米兰冬奥的经费筹谋,希望接触赞助商与伙伴,支持下一次奥运。

尼日利亚位置赤道附近,终年酷热,谈运动强项,大抵是足球。伊佩凡亦苦笑道「尼日利亚人知不知道,国家有越野滑雪运动员呢」,但是他希望踏出第一步,可以让非洲的小孩知道,非洲人也可以出战冬奥。从而改变意识,让更多人资助及改变训练设备。「4年后不止我,可以有几名运动员参加奥运,而且找到胜任的教练和职员,跟强国对抗一下」,伊佩凡说。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