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簋街》中品“新京味儿”:北京是能包容新老北京人的

通过admin

《簋街》中品“新京味儿”:北京是能包容新老北京人的

北京演艺集团出品制作的话剧《簋街》,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京味话剧。用舞台展现了大时代背景下两个普通北京家庭三代人的人生选择和新老北京人对北京这座城市的情感,《簋街》讲的是簋街的人和事,北京的人和事,北京的传统和文化是底色,却又不仅仅是簋街,不仅仅是北京,而是那个时代中国人共同的烟火记忆。

李一刀和李国华父子的矛盾是贯穿剧目始终的主线年代的北京,改革开放的萌动,老北京的传统和新时代的变革并存。李一刀不出簋街,在“酒盈樽”坚守对清酱肉几十年如一日的念想,也希望儿子按着自己的想法在北京学习、继承自己开的饭馆和清酱肉的技艺;年轻的李国华和金玲一起,不顾父亲意愿坚持去南方读大学,由此也成了父子30年矛盾的起因。

剧中的李一刀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老北京人、老父亲形象。他执拗、倔强,时时不忘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但对家人、邻居甚至是漂泊的陌生人都以情相待。他因为金守业丢了副食店的铁饭碗,看不惯他教育子女和做事的方式,却心甘情愿在他生病的时候照顾他;他内心迫切地想知道儿子的消息,却总是装成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虽然一直反对儿子离开北京去南方,并为此耿耿于怀三十年,但他并不保守,知道人得跟着大潮走,在簋街开第一家饭馆,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的时候设计英文菜单。在他身上,可以看到那个时代很多老北京人的影像。

事实上,剧中的很多角色都是人物形象和时代特点的聚合。李一刀的老伴,烧得一手好菜、嘴碎话损、热心肠的马莲蓉,连开水都蹭、想发财但永远没有实际行动的老邻居吴成功,都是生动鲜活的老一辈人形象。李一刀的孙子李泽成,在南方长大,是父子家庭矛盾调和的重要黏合剂,也是数字时代在当下的投射。簋街长大的街道管委会主任、李国华的发小赵京生,戏份并不多,却是北京基层治理发展的一个小缩影。以现代经营理念将“小龙虾”做得风生水起的常小玉的女儿、“小玉龙虾”老板陈雨涵,是第二代新北京人的代表。不同的角色形象塑造,却都对簋街有别样的深情,建构起了《簋街》这部剧生动立体的人物景观。

这是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时代选择和亲情交织的父子矛盾是故事的主线。如果说李一刀守在簋街,守在已经没落的“酒盈樽”是那一辈老北京人“携幼入室,有酒盈樽”的人生寄托,守住家、守住家人,便是最好,那么李国华、金玲闯荡他乡的踌躇满志则是改革开放大潮下一代人的选择。这种选择的强烈对比,也在舞台场景的设计中体现出来。在同一舞台中,李家与金家,两个家庭两代人关于未来选择的对话,形成了一个巧妙而又有深意的场景。一边是李家父子对“留北京”还是“去南方”不可调和的争执,另一边是金家父女对走出北京城去看世界的一致认同,这种鲜明的对比,一方面是由于李一刀和金守业两个人物形象、背景的差异使然,同时也是那个时代两种选择的缩影。这种选择,同样也发生在从安徽到北京来打工的新北京人常小玉身上。她的存在,她的选择,使这部作品有了更丰厚的北京味儿,因为,北京,是能包容新老北京人的北京。

在剧中,有很多值得回味的设计。从一开始李国华不赞成父亲用“归去来”为饭馆命名,到后来自己在广州创业,创办了“归去来”餐饮集团,走过30多年,此刻再念起“归去来”,无论是舞台上的父子还是舞台下的观众,都有一种心之归处是吾乡的感受,这是家乡对游子的呼唤。三十多年,前前后后父子之间的矛盾,最后因为浓浓的乡愁得到了化解,而孙子一开场从广州带回来的思乡饼,则是化解这一切的关键。中国人对食物的情感,往往超过其本身。清酱肉这样一种富有技艺和传承意味的食物,对于李一刀来说,就是不变的北京味道,是家的味道,是情感的依托。所以,他能在儿子做的思乡饼里品出工艺技巧的差异,为适应南方口味做的改变以及一直没有戳破的母子之间的情感。在最后一场,关于清酱肉,李一刀的几句话点破了这一切,“背井离乡,它叫思乡饼,可咱家的酱肉饽饽,还有个名字,叫团圆糕”。李一刀在乎了三十年的,也许不仅仅是这清酱肉,不仅仅是这饭馆家业,更为重要的是这上面凝聚着化不开的乡情和亲情。

舞台上现实和历史的交叉叙事,通过音乐和影像实现了自然流畅的衔接。北京琴书的音乐渲染着老人的讲述和回忆,时代的旋律推动北京这座城市在时间的洗礼中焕发生机。从上世纪80年代的《黄土高坡》,1998年世界杯的主题旋律,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和你》,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影像,不同时代代表性的事件、旋律串联全场。从改革开放的大潮到双奥之城,每一个时代都赋予北京这座老城新的时代使命,而簋街上的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人生际遇也和这个大时代产生微妙的联系。台下的观众纠结牵挂于父子的矛盾冲突,享受矛盾化解后的温暖与生活中的戏谑,还有过后的思考与笃定。传统、深沉、开放、包容和幽默,就是北京。

京味儿是什么?是北京城悠久的历史,是代表北京风情的音乐和技艺,是胡同里浓浓的街坊情谊,是老百姓603883)的生活点滴,还有这座城市在每一个时代浪潮中的包容创新和昂扬奋进。在剧目的结尾,常小玉、李一刀、金守业三人围坐,吃着常小玉做的炸酱面,当年,也是李一刀的这一碗炸酱面,在寒夜里给了常小玉这样一个漂泊的新北京人最温暖的拥抱,几十年以后,新老北京人道出了对北京味的理解:“北京改变了我们,我们在一起,就是最地道的北京味儿!”

大幕落下,散场中隐隐听见有人说,走,簋街约起。是啊,华灯闪烁的北京,出了首都剧场,一路向北,便是簋街。也许之前你我记住簋街,是因为口舌之欲和友人的相约,而现在,簋街似乎更多了浓浓的历史味,人情味,还有北京这座城市的味道。在烟火中感悟时代,在时代中看见北京城的变与不变,以食为引,簋街,串起一道充满烟火气、真情感的京味话剧大餐。这,也许就是新时代的北京味儿。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