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北京人和

通过admin

《簋街》中品“新京味儿”:北京是能包容新老北京人的

北京演艺集团出品制作的话剧《簋街》,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京味话剧。用舞台展现了大时代背景下两个普通北京家庭三代人的人生选择和新老北京人对北京这座城市的情感,《簋街》讲的是簋街的人和事,北京的人和事,北京的传统和文化是底色,却又不仅仅是簋街,不仅仅是北京,而是那个时代中国人共同的烟火记忆。

李一刀和李国华父子的矛盾是贯穿剧目始终的主线年代的北京,改革开放的萌动,老北京的传统和新时代的变革并存。李一刀不出簋街,在“酒盈樽”坚守对清酱肉几十年如一日的念想,也希望儿子按着自己的想法在北京学习、继承自己开的饭馆和清酱肉的技艺;年轻的李国华和金玲一起,不顾父亲意愿坚持去南方读大学,由此也成了父子30年矛盾的起因。

剧中的李一刀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老北京人、老父亲形象。他执拗、倔强,时时不忘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但对家人、邻居甚至是漂泊的陌生人都以情相待。他因为金守业丢了副食店的铁饭碗,看不惯他教育子女和做事的方式,却心甘情愿在他生病的时候照顾他;他内心迫切地想知道儿子的消息,却总是装成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虽然一直反对儿子离开北京去南方,并为此耿耿于怀三十年,但他并不保守,知道人得跟着大潮走,在簋街开第一家饭馆,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的时候设计英文菜单。在他身上,可以看到那个时代很多老北京人的影像。

事实上,剧中的很多角色都是人物形象和时代特点的聚合。李一刀的老伴,烧得一手好菜、嘴碎话损、热心肠的马莲蓉,连开水都蹭、想发财但永远没有实际行动的老邻居吴成功,都是生动鲜活的老一辈人形象。李一刀的孙子李泽成,在南方长大,是父子家庭矛盾调和的重要黏合剂,也是数字时代在当下的投射。簋街长大的街道管委会主任、李国华的发小赵京生,戏份并不多,却是北京基层治理发展的一个小缩影。以现代经营理念将“小龙虾”做得风生水起的常小玉的女儿、“小玉龙虾”老板陈雨涵,是第二代新北京人的代表。不同的角色形象塑造,却都对簋街有别样的深情,建构起了《簋街》这部剧生动立体的人物景观。

这是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时代选择和亲情交织的父子矛盾是故事的主线。如果说李一刀守在簋街,守在已经没落的“酒盈樽”是那一辈老北京人“携幼入室,有酒盈樽”的人生寄托,守住家、守住家人,便是最好,那么李国华、金玲闯荡他乡的踌躇满志则是改革开放大潮下一代人的选择。这种选择的强烈对比,也在舞台场景的设计中体现出来。在同一舞台中,李家与金家,两个家庭两代人关于未来选择的对话,形成了一个巧妙而又有深意的场景。一边是李家父子对“留北京”还是“去南方”不可调和的争执,另一边是金家父女对走出北京城去看世界的一致认同,这种鲜明的对比,一方面是由于李一刀和金守业两个人物形象、背景的差异使然,同时也是那个时代两种选择的缩影。这种选择,同样也发生在从安徽到北京来打工的新北京人常小玉身上。她的存在,她的选择,使这部作品有了更丰厚的北京味儿,因为,北京,是能包容新老北京人的北京。

在剧中,有很多值得回味的设计。从一开始李国华不赞成父亲用“归去来”为饭馆命名,到后来自己在广州创业,创办了“归去来”餐饮集团,走过30多年,此刻再念起“归去来”,无论是舞台上的父子还是舞台下的观众,都有一种心之归处是吾乡的感受,这是家乡对游子的呼唤。三十多年,前前后后父子之间的矛盾,最后因为浓浓的乡愁得到了化解,而孙子一开场从广州带回来的思乡饼,则是化解这一切的关键。中国人对食物的情感,往往超过其本身。清酱肉这样一种富有技艺和传承意味的食物,对于李一刀来说,就是不变的北京味道,是家的味道,是情感的依托。所以,他能在儿子做的思乡饼里品出工艺技巧的差异,为适应南方口味做的改变以及一直没有戳破的母子之间的情感。在最后一场,关于清酱肉,李一刀的几句话点破了这一切,“背井离乡,它叫思乡饼,可咱家的酱肉饽饽,还有个名字,叫团圆糕”。李一刀在乎了三十年的,也许不仅仅是这清酱肉,不仅仅是这饭馆家业,更为重要的是这上面凝聚着化不开的乡情和亲情。

舞台上现实和历史的交叉叙事,通过音乐和影像实现了自然流畅的衔接。北京琴书的音乐渲染着老人的讲述和回忆,时代的旋律推动北京这座城市在时间的洗礼中焕发生机。从上世纪80年代的《黄土高坡》,1998年世界杯的主题旋律,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和你》,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影像,不同时代代表性的事件、旋律串联全场。从改革开放的大潮到双奥之城,每一个时代都赋予北京这座老城新的时代使命,而簋街上的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人生际遇也和这个大时代产生微妙的联系。台下的观众纠结牵挂于父子的矛盾冲突,享受矛盾化解后的温暖与生活中的戏谑,还有过后的思考与笃定。传统、深沉、开放、包容和幽默,就是北京。

京味儿是什么?是北京城悠久的历史,是代表北京风情的音乐和技艺,是胡同里浓浓的街坊情谊,是老百姓603883)的生活点滴,还有这座城市在每一个时代浪潮中的包容创新和昂扬奋进。在剧目的结尾,常小玉、李一刀、金守业三人围坐,吃着常小玉做的炸酱面,当年,也是李一刀的这一碗炸酱面,在寒夜里给了常小玉这样一个漂泊的新北京人最温暖的拥抱,几十年以后,新老北京人道出了对北京味的理解:“北京改变了我们,我们在一起,就是最地道的北京味儿!”

大幕落下,散场中隐隐听见有人说,走,簋街约起。是啊,华灯闪烁的北京,出了首都剧场,一路向北,便是簋街。也许之前你我记住簋街,是因为口舌之欲和友人的相约,而现在,簋街似乎更多了浓浓的历史味,人情味,还有北京这座城市的味道。在烟火中感悟时代,在时代中看见北京城的变与不变,以食为引,簋街,串起一道充满烟火气、真情感的京味话剧大餐。这,也许就是新时代的北京味儿。

通过admin

“原地度假”的北京人和上海人都在露天泳池里泡着呢

于是,一部分留守京沪两地的人,为了达到同样的看海目的,他们开始对城区的露天泳池下手了——

冒泡的香槟、外文书、比基尼和锃亮的黑皮……让上海泳池变成了LA,北京泳池变成了迈阿密。

在网上搜索北京露天泳池,po出最多也最洋气的照片,大多来自一些高端小区内的对外开放泳池。

在网上看到欧式的小楼环绕,橄榄绿的遮阳伞,95后北漂@sharon 被种草了。

这个夏天,@sharon 被飞盘、徒步、桨板疯狂刷屏,要么是运动痕迹明显的大佬,要么是“差生文具多”的装备党,被夹在中间,玩什么都放不开,感觉自己是个菜狗。

对她来说,东南亚和海南可望而不可及,北戴河曾是她的夏日飞地,但酒店房价水涨船高,外加前线时常传来临时不能入冀的传闻,@sharon 决定在北京找个露天泳池,实现看海需求。

@sharon 没了和陌生人一起学习一项新运动的压力,只需要买一套美美的比基尼,和朋友一起出发,享受生活和运动健身的门槛都没那么高。

冬天的私汤是温泉水里撒花瓣泡中药的,而夏日“私汤”,其实是郊外民宿里私密性较好的独立泳池。

北京土著@盖里 说,这个夏天只要周末有空,他就会呼朋唤友地寻找郊区民宿,而找民宿还有一个硬性指标——必须带独立泳池。

“露营溯溪那些对我来说难度太大了,你不得有装备?你洗澡上厕所怎么办?”

压力是有形的,水是无形的,想看海的北京年轻人只能吹着郊区的风,在有消毒水的泳池里,泡掉他们的紧张。

年轻人能挤出周末,小孩也有暑假,最惨的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会去哪平替看海呢?

夫妻俩双双请年假,拖家带口出京,来一场海边度假,恐怕是个奢望。犹盼自由心系大海的北京中年人,把看海标准一降再降,此时,只剩下了带孩子游泳这个选项。

中关村游泳池开在中科院物理所旁边,场内挂着“全民健身”的红色横幅,古早味儿很冲。老北京不会管这儿叫露天泳池,为它赋予洋气的意义,更多的是叫游泳场、游泳池,因为他们真是来游泳的。

北京中年人也许不敢或不能出京度假,只能趁着周末,躺在塑料沙滩椅和塑料顶棚下,回想二十年前——

自己学游泳的样子,自己在游泳场门口吃煎饼果子的样子,全世界都只围着自己转的样子……

门口的煎饼摊没了,现在只能在场内买到烤肠和冰棍,好在网红氛围感还没侵袭到这里,北京中年人在这还可以是舒适的。

老人的健康,孩子的教育,北京中年人苦于生活失去自我。坚持家庭为重的同时,他们终于在老游泳场平替看海的两小时里,找回了自己。

好不容易休上周末的大厂沪漂,或是时间自由的网红博主,左手一本封面精美的书或杂志,右手一只装着香槟的玻璃高脚杯,他们的职业都不那么重要了。

趴着的,仰着的,无论白种人或黄种人,都把自己晒成了红种人,因为美黑,才是第一要义。晒得均匀油亮之后,最好发个朋友圈,并配文:

“本来计划来一趟五日游getaway,奈何不好请假,只能staycation啦~”

年轻美好的肉体们,实现了比基尼自由,开始扎堆下饺子,虽然有点“肉体密集恐惧”,但泳池边的上海人,穿的越少越自由。

上海年轻人仿佛是没有焦虑的,他们总能把糟心的生活打造得精致且井井有条。高端小区里,人造的沙滩草坪旁,上海年轻人不住在这,但这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不追求感氛围感的上海人,则选择体育中心式的泳池,他们靠追逐速度来放松心情。

后海村踏浪、东南亚浮潜注定只属于小部分人,其余热爱水上运动的上海人,找到一种更廉价的玩海去处——东方体育中心。

他们大多日落前池边美黑,日落后水里竞速,小麦色的脑门上被泳帽泳镜勒出深深的印记……我统称他们为上海竞速人。

上海竞速人不怕戴泳帽封印颜值,也不怕梆硬烫脚的地砖拍不出氛围感大片,运动是他们的生活一部分,无需拍照拿出来晒。

上海竞速人穿着贴身不兜水的竞速泳衣,还会转战到隔壁的户外水上公园去玩桨板。桨板瑜伽,桨板飞盘,流行的陆地运动都能和水沾上边。没条件看海,但是要玩出“海”的味道。

平日的晚上,上海平价露天泳池就要开始排队了,挤满了刚下班的社畜和来遛娃的中年人。

要想成为上海竞速人,就得掌握不排队的秘诀,最后还能留出时间,拎着干湿分离的健身包去前滩太古里享用一顿干净且富含高蛋白的日料。

大海作为自由的具象化,成为京沪人民近期本能的追逐地之后,年轻的年老的,有钱的没钱的,全都想一猛子扎进水里。

“北京的酒店我去过太多,每次发朋友圈,都有人说,北京酒店里度假算哪门子度假?今年我在酒店拍了很多无边泳池的照片,朋友圈都是羡慕的和问地址的,因为大家都太需要在水边放松放松了。”

通过admin

“我的命运和祖国关系密切”(盛世华光)

陈润富是一名香港青年,1986年生,祖籍广东梅州市丰顺县。他个子较高,戴副圆形眼镜,头发有点卷,长相相当英俊,说起话来不急不慢。他在深圳前海创办了富思传媒深圳有限公司。陈润富说:“我的命运和祖国关系密切。”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大批香港青年大学毕业后可以到内地来就职、创业。2008年,陈润富从香港城市大学数码视觉设计副文学士毕业。毕业前,他就参与了香港上市公司华润零售集团包装设计比赛并获奖,2009年承接了华润零售集团华润堂项目内部孵化,成立了自己的富思工作室,为华润堂等多家大型企业提供专业品牌广告设计服务。

在此期间,陈润富接受新疆华凌集团邀请,赴东欧格鲁吉亚担任企业文化设计总监,参与中国走出去和“一带一路”国家级海外建设项目。他还曾先后在北京和上海工作过一段时间,亲身体验了内地一线城市的发展速度和生活节奏。最终,他选择落脚深圳。因为这里距离香港很近,他可以时常回香港看望自己的父母;同时,深圳的创新活力强,科技感十分敏锐,是就业创业的一片广阔天地。

2019年的一天,陈润富接到了大学老师的电话,推荐他参加由香港设计总会主办、以前海深港设计创意产业园二元桥作为合作伙伴的“大湾区创业孵化计划2019”。凭借多年实战经验,陈润富的工作室在创业大赛中成功入选前50强初创创意企业,获得15万港币的创业奖励,并成功入驻前海,在前海注册成立了富思传媒深圳有限公司,由此开启了新的创业之路。

富思传媒的职员一共有7名。公司通过与国企包括深圳书城、新华书店和广州电车等合作,推出自己的伴手玩具等文创产品,并通过销售文创产品获利。又与前海廉政监督局合作,开展公益科普展览活动。

陈润富设计的第一个创意产品是动漫IP角色苦狮,这是一只戴着醒狮头套就以为自己是狮子的老虎。他希望通过这个形象,带出小人物也能创造奇迹的狮子山精神。狮子山精神源自上世纪70年代香港电视剧《狮子山下》,该剧描绘了当时香港人虽生活艰辛、但仍咬紧牙关同心协力克服困难、最终成功的生动画面。同舟共济、刻苦耐劳、不屈不挠的狮子山精神,代表了香港人奋斗拼搏的进取精神。

未来,他希望能结合新技术找到新的创意设计,推动新媒体项目落地。他也希望通过前海方面帮助引荐项目,推广他们制作的动漫,为香港青年的后来者树立榜样。

2019年,陈润富加入了香港青年创新创业协会,担任深圳办事处主任,同时出任协会在深港青年梦工场创立并运营的粤港澳大湾区青年创新创业中心副总经理。

作为一个草根家庭出身的青年,他觉得能获得一次在深圳创业的机会非常难得,不仅自己要好好珍惜,还要帮助更多像自己一样的香港青年到深圳发展。在青创中心的运营过程中,他接触到了更多到深圳和大湾区开启梦想的港澳青年。

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出台,一批港澳青年和在香港就读的内地青年在前海创立了粤港澳大湾区青年创新创业中心。大湾区青创中心以服务国际及港澳青年创新创业为核心,汇聚深港两地的科技、产业、创投等资源,发挥专业化的科技企业孵化职能,为国际及港澳青年提供落地的创新创业服务。

2020年4月,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一栋新楼10号楼对外发出入驻招募令。大湾区青创中心成功中标,随后迅速汇聚了一批从事人工智能、机器人、生物医药、文化创意领域的港澳企业团队入驻,其中港企有32家。后来,络绎不绝地还有更多的港企希望进驻,可惜办公楼区已经饱和。

青创中心从创立伊始,就有大量内地青年和香港青年并肩作战,帮助更多的香港青年在前海成功实现创业梦想。青创中心不仅关心港澳青年的创新创业,还为他们提供周到的生活娱乐。2021年中秋节晚上,笔者在青年梦工场内散步,正巧看见了青创中心和梦工场事业部在大楼前举办青年中秋联欢会。大家欢聚在一起,唱歌,猜灯谜,吃月饼,聊天,交友,联欢交流。

青创中心又相继在北京、武汉、成都、海南等8个地方设立了办事处和基地,将他们的运营服务延伸到了更多的内地城市,帮助港澳青年将走向内地的创业之路变得更为平坦顺畅。

在深圳前海,我又领略了香港青年余广滔靠养一种神奇的虫子吃垃圾造蛋白的创业传奇。

黑水虻是一种腐食性的水虻科昆虫,能够取食有机废弃物,如禽畜粪便、食品加工业副产品和厨余垃圾,生产高价值的动物蛋白饲料。这种虫子有繁殖迅速、吸收转化率高、饲养成本低等优点,所以可以进行资源化利用。

科学家还发现,黑水虻体内的蛋白质和脂肪酸含量非常高,将黑水虻添加到饲料中,可以提高饲料的质量。经过黑水虻处理过的粪便——虫沙可以作为优质有机肥。

余广滔选择黑水虻作为创业项目,源于一次偶然的机会。2016年,余广滔在从事国际贸易期间,有一次在飞机上看到BBC制作的纪录片《吃昆虫能拯救世界吗?》,讲述的是地球上每个人平均拥有40吨昆虫,如果这些昆虫蛋白质能取代传统肉类蛋白质,全球的粮食危机就有望得到解决。

这个纪录片让余广滔知道了“昆虫蛋白”这个概念。回到香港后,他查找资料,发现早在2013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就推出了《可食用昆虫:食物和饲料保障的未来前景》报告,力推用昆虫替代禽畜蛋白饲料的来源。余广滔便想到,这或许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创业方向。于是,他开始寻找生物技术方面的合作伙伴搭档创业。

2019年,余广滔在香港注册成立了茵塞普科技公司。公司的名字代表他们想创办一家蛋白质科技公司的愿景。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创办一家社会企业,通过昆虫生物处理技术,让人们看到昆虫蛋白的价值以及对环境友好的可持续性,从而让昆虫蛋白成为传统动物蛋白的替代蛋白之一。

余广滔他们为香港环保署设计了一个模块化项目,利用黑水虻处理香港禽畜养殖业的污染问题,取得了良好效果。这给了余广滔很大的信心。于是,他决定辞掉原来的工作,开始追求自己最初的创业梦想。

余广滔1983年出生,祖籍广东阳江,本科就读于中山大学管理学院,毕业后考上香港理工大学攻读管理学硕士。小时候在农村的生活经历,让余广滔对土地和农业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这也是促使他后来在创业时选择有机农业和昆虫蛋白这一领域的原因。当然,他现在从事的农业不再是父辈的那种传统农业,而是一种新型农业。

2009年硕士毕业后,在多年的工作经历和创业过程中,余广滔既有失败也有成功,这都成了他丰厚的人生财富。在生物科技这个创业项目上,他感觉找到了自己可以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事情。

当时国家倡导垃圾分类,厨余垃圾处理市场开始蓬勃发展。余广滔敏锐地意识到,垃圾分类必然会带来大量的厨余垃圾收集,这就需要配套的处理能力,而昆虫生物技术能很好地实现绿色循环。余广滔认为自己赶上了政策的风口。

余广滔之所以选择在深圳前海创业,是因为之前他对前海的创业环境有所了解,知道许多香港青年来内地创业的首选地就是前海,也了解到前海管理局的管理透明高效。因此,他们在2020年12月在前海注册了公司。

当天上午申请,下午他就拿到了营业执照和公章,还得到了很多配套政策,包括人才公寓、办公场地租金补贴等。2021年5月17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逐梦大湾区”节目对余广滔进行了专访,国内各大媒体陆续对黑水虻昆虫生物技术进行了报道,这对余广滔他们推广技术、寻找合作伙伴都有很大的帮助。2021年,余广滔被选为香港青年在大湾区创业故事纪录片《港湾起跑线名青年代表之一。

在前海管理局的推动下,茵塞普科技同固高科技成立了联合实验室,共同研发昆虫生物技术的整套设施设备系统和智能芯片控制系统。固高科技是亚太地区首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专业从事运动控制及智能制造核心技术研发的高科技企业,茵塞普科技这样一家创业公司能“攀上”固高科技这样“高大上”的“亲戚”,归功于前海管理局牵线搭桥。

在前海管理局的支持下,茵塞普科技与华南农业大学联合成立了产学研项目。随后,他们又在东莞松山湖建设自己的示范园,还建立了自己的育种基地。

由于昆虫蛋白可以替代部分豆粕,从国家发展战略上看,它可以减少进口饲料原料。

在跨境电商方面,茵塞普科技组建了专业团队。余广滔希望自己的品牌能够快速成长,每年能达到数百万美元的销售额,他相信这是完全能够实现的目标。

目前,茵塞普科技所提供的一整套厨余垃圾处理解决方案,符合环保标准,全球领先。

在工业化的基础上,茵塞普科技还要将他们的整套系统实现人工智能化,他们有领先的生物技术,不少全球知名的昆虫生物技术专家都是茵塞普科技的顾问。余广滔希望能够走向东南亚,走向欧美,生产食品级的昆虫蛋白,为人类解决蛋白质供应的问题。

在前海生活和工作,余广滔感到很惬意,因为这里有许多人性化的服务。余广滔在从事国际贸易期间结识了他的太太田爽。田爽是北京人,有十几年的创业经验。她主动放弃了自己原有的公司,来到深圳加入了丈夫的团队。他们已有两个男孩,一个5岁,一个3岁。余广滔在前海创立公司后不久,一家人就从香港搬到了深圳,在前海基金小镇租了房子。他发现,前海的环境对于他们来说很舒服。

余广滔两个孩子都在北京出生,他们一家2020年搬到前海居住,现在孩子就在附近上学,加上前海的配套教育资源好,这给余广滔一家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他们夫妇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余广滔对前海的支持和帮助一直心存感激。

每天早上6点多,余广滔便起床,陪孩子吃饭,再送孩子去学校。晚上工作到7点回家,陪孩子。这样他就可以平衡好工作和生活。这样的生活,让他心里很踏实,也很愉快。

通过admin

合照隔着2米远和李连杰分手31年黄秋燕终究是放下了

1988年春季,李连杰受邀回香港,接拍了电影《龙在天涯》,另一位男主角是周星驰。

这是李连杰第一次见到利智,只看了一眼,他便觉山河无色,日月无光,彻底沦陷在利智的一颦一笑里。

李连杰说:“看到利智,我才知道什么是爱情,以前那种生活,只是过日子,没有爱。”

此时,黄秋燕正带着大女儿,在国外等待二胎的降生,她对香港发生的一切,毫无所知。

1971年,八岁的李连杰进了北京什刹海体校开始学习武术,在这里,他认识了比他大两岁的师姐黄秋燕。

黄秋燕也是北京人,她性格温顺,练功刻苦,日常训练中,她把李连杰当自己亲弟弟一样照顾。

李连杰1963年出生在北京一个非常普通的工人家庭,上面有哥哥姐姐一共四人,李连杰老五,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李连杰两岁那年,父亲因意外突然去世,母亲一个人拉扯五个孩子,还有两个老人,生活十分清苦。

进了体校之后,不仅可以管吃住,每个月还有五块钱。李连杰从来不敢乱花,每个月都把钱小心翼翼收好,拿回家交给母亲。

黄秋燕见李连杰小小年纪这么节省,常年就穿着体校的校服,一件像样的新衣服也没有。

黄秋燕家里条件稍好些,每次体校放假的时候,她都把李连杰叫到自己家里来,打打牙祭。

李连杰很感激黄秋燕的帮助,他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只想着自己用心训练,等有能力了,再好好感谢黄秋燕。

在体校,李连杰训练格外刻苦,12岁这年,他第一次参加全运会武术套路比赛,获得了冠军。

从这之后连续五年,李连杰包揽了全运会冠军名额,尤其1979年全运会,他一个人拿下了五块金牌。

荣誉的背后除了汗水,还有伤痛。16岁的李连杰觉得自己再也打不动了,他萌生了退意。

刚好导演张鑫炎正在筹备电影《少林寺》,他从电视上看到李连杰比赛,于是邀请他来担任男一号觉远。

尽管从来没有演过戏,但李连杰在《少林寺》里,表现最大的特质就是“线年《少林寺》上映,以一毛钱一张的票,却卖了一个多亿的票房。19岁的李连杰,在演艺界横空出。

黄秋燕以为,这下李连杰怎么也该知道自己的心思了吧?谁知这个愣头青完全不懂这些。

李连杰才想起来,平时大家开他俩的玩笑,他只当是玩笑,每次就笑笑,原来师姐是真有这个意思。

《少林寺》爆红之后,李连杰想着,如此此时分手,“陈世美”这个标签,便一辈子也甩不掉了。

在李连杰牵线搭桥之下,张鑫炎又拍了《少林小子》,黄秋燕饰演女一号。之后两人又一起合作了《南北少林》。

去了没多久,刚好香港嘉禾公司老板看了《少林寺》,邀请李连杰回香港,拍一部与武术有关的电影。

此时已经怀上二胎的黄秋燕,亲耳听到丈夫爱上了另一个女人。原来多年的相处,结婚,生女,只是搭伙过日子,跟爱无关。

二女儿出生后,黄秋燕答应可以分手,她只有一个要求:希望李连杰好好抚养两个女儿。

这些年,黄秋燕随李连杰从体校出来,她先是在体育局下属的体育服务公司工作,后来又在李连杰的体育用品公司工作。

李连杰虽已成名,但收入并没有太高,那个房子,只交了首付,还有几十年的按揭。

在香港生活了一段时间,黄秋燕于1992年还是回到国外,自己开了个小小的美容理发馆。

初到国外时,黄秋燕每天带女儿的同时,还坚持学英语,虽然进步稍慢,但她一直没放弃学习。

忙碌的黄秋燕,一日三餐都是胡乱对付,好在隔壁有个中餐馆,做的菜不错,她便成了那里的常客。

目前王先生一个人经营这个小饭馆,儿子放学了就来帮把手。和黄秋燕一样,王先生每天也是忙且累,只盼望着辛苦几年,日子变好一点。

虽然分手,但毕竟曾经是夫妻。王先生停掉饭馆的生意,回到前妻身边,尽心尽力照顾,直至前妻病逝。

当年分手后,两个女儿送回北京,由李连杰母亲照顾。后来女儿上高中,李连杰安排他们到国外上学,母女又团聚了。

他又演了什么戏,成立了基金会,得了什么奖,甚至说了什么话,媒体通通不会遗漏,事无巨细都有报道。

偶尔,黄秋燕和李连杰也会打个电话聊几句,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说说近况,也说说女儿的事。

活动自然少不了合影留念,不过黄秋燕和李连杰并没有单独合影,而是三三两两跟其他人一起。

两个年过半百的人,曾经有二十多年时间一起度过,从青葱到而立,从懵懂到时尚。

曾经说第一段婚姻不快乐的李连杰,和利智结婚后,多年来也没有什么绯闻,夫妻一直很恩爱。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